二维码
文联网

扫一扫关注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动态资讯 » 百家论坛 » 正文

吴以徐:要么庸俗,要么孤独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6-03-07 02:19:43    浏览次数:196    评论:0
导读

吴以徐:要么庸俗,要么孤独撰文丨鹿鸣  吴以徐地理意义上的故乡在江苏徐州,户籍却是在上海。1994年的夏天,吴以徐举家从徐州

 
mmexport1457283754479_mh1457286884990

吴以徐:要么庸俗,要么孤独
 
 
撰文丨鹿鸣
 
  吴以徐地理意义上的故乡在江苏徐州,户籍却是在上海。1994年的夏天,吴以徐举家从徐州迁往上海,他动荡的生活自此开始,在不停的飘泊里.几十年的光阴如同《落花开花》,南京、成都、重庆,他在这些烟火气息特别浓的城市里画画,喝酒,泡茶,庸俗生活带来的简单快乐几乎模糊了他职业画家的身份。
  2012年6月,吴以徐来到了景德镇,这是一个即庸俗又文艺的城市,他来到这里时没有一个熟人和朋友,但几次画瓷的经历就让他找到了“麦加”一样,命运不经意之间的一个安排,让吴以徐排遣了许多“乡关何处”的惆怅。
  有了归宿感的吴以徐开始回望自已的过去,孤独感,挫败感又开始让他寝食难安,他需要在庸俗和孤独之间做一个选择,回到自己本来的角色,画家吴以徐。

《金瓶梅》赴巫山潘氏幽欢1_mh1457288065116
 
 
黄金
年代
 
 
  吴以徐自1994年从徐州彭城大学离开到上海后,一直没有在任何单位工作过,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职业者,而他也没有参加任何一级美协组织,职业画家身份的认同感来自于他影响了当时画坛的一系列重要作品。
 
  1982年,吴以徐从南京艺术学院工艺美术系毕业,那时,作为校友的朱新建他们经常能在校园里遇见。这之后,吴以徐被分配到工厂,几经调动到大学任教。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思想相对活跃的黄金年代,1985年初他与朱振庚等几位好友举办了“星期天画展”,当时,徐州活跃着一批具有探索精神的新悦画家,是“八五美术新潮”的重要策源地。高铭潞的《中国当代美术史1985一一1989》等书中,都记录了吴以徐及其这个群体的艺术活动,并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具大影响。
 
  这期间,吴以徐恋爱,结婚,生子,在徐州这样一座文化氛围浓厚的古城,在春意泛滥的大学校园,他度过了他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。
 
  吴以徐当时的妻子除了建筑设计师的身份之外还是一个诗人,那是一个文学疯狂的年代,吴以徐家里的客厅便成了文朋诗友经常聚会的场所。旁听者吴以徐在这里接触到了《金瓶梅》,这本书带给吴以徐的震撼以及因此而带来的人生裂变,仿佛是冥冥之中的一个奇妙安排。
 
 
 
 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母雷特,对《金瓶梅》的解读同样有着无数种理解。性,只是最具争议的一个部分。作为画家吴以徐,他找到了自己解读《金瓶梅》的方式,将文字转换成属于自己的绘画。
 
  1988始,整整三年时间,吴以徐每天都整夜工作,这是一个极具挑战甚至是个隐秘的过程,灵与肉的双重煎熬让他活在自己的创作世界里。在当时,《金瓶梅》性爱还不是一个开放的话题,也没有任何蓝本可以参考。
 
  在当时还没有画廊,书画还没有形成市场的语境里,吴以徐更看重的是自己的存在感。“八五新潮”的短暂喧嚣之后,他一度感到的是极度的迷茫,便在民间艺术中感受到鲜活的艺术魅力,让他越来越清醒的认识到,应该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绘画样式。
 
 
 
  《金瓶梅百图》终于在非常恰当的时间完成了。1989年,首届国际《金瓶梅》学术研讨会在徐州召开,包括冯其庸在内的一大批金学专家学者云集此间,吴以徐的百幅作品同时公开展出,引来好评如潮。
 
  上海《文汇报》的《笔会》副刊以一个整版的篇幅报道了吴以徐的作品,并且罕见的配发了三幅金瓶梅百图的作品,在金学界和艺术圈产生了广泛的影响。
 
  冯其庸建议吴以徐将这些作品编辑成册,并亲自为他题写了书名。但是出版的过程却是一波三折,最后还是通过花城出版社总编辑李世非的推荐,在香港香江出版公司正式出版,但在国内的影响力大打了折扣。《金瓶梅百图》画集即使现在来看,仍然具有相当的学术和艺术价值.大俗即大雅,吴以徐大胆采用民间艺术的装饰手法,简练,夸张,大红大绿铺陈的色彩,即像年画又似浮世绘,将画中的市井生活描绘的活色生香,把小说文本的情景转换成了艺术画面,用绘画作品本身让人感受到强烈的烟火味。吴以徐渲染的是一种气氛而不是肉欲,是压抑的人性的一种自然舒展。
 
  每幅作品的画面上,是与之有关的大段《金瓶梅》原著的文字,吴以徐用大巧若拙的字,布局讲究,如同看图说话,作品的主题也不因为题材的晦涩而变得让人难以读懂。民族的也是世界的,2005年9月,吴以徐的这些作品,参与了美国纽约第五大街特尔顿,享尼艺术机构的亚洲艺术画廊举办的《东方风情中国画提名展》。
 
  《金瓶梅》的标签就这样贴在了吴以徐的身上了。

《金瓶梅》春梅寄柬谐佳会2_mh1457286966908
 
 
一路
向西
 
 
  1994年,上海《文汇》期刊准备复刊,受主编的邀请,吴以徐将往上海担任美术编辑,而彼时他的诗人妻子早他一步离开了建筑设计院,成立了自己的装修公司,并在商业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功。而下一站上海,成了他们共同的新大陆。
 
  外乡人来到上海先得学会适应,邀请吴以徐的期刊因故停办,这使得他进退两难,一下子变成了闲人。那一年,吴以徐37岁,人生中最美好的年龄段。
 
  在徐州,吴以徐己经是一个很有影响的画家,而在上海他很难找到自己的位置。每天画画扇面和册页来挥霍大把的时光。诗人妻子则似乎找到了自己的舞台,长袖善舞,沉沉浮浮,现在已经成了上海最具特色茶餐厅的魅力老板娘。当然,这是后话。
  
  在上海的十几年间,无所适从的吴以徐一直找不到方向,最终选择了与诗人妻子友好分手,然后带着简单的行李去了南京。这是一座他熟悉的城市,他的四年大学生活就是在这里度过的。
 
  在这里他首先要解决的是生计问题,为此他为出版社和书商设计图书,他对书有着与生俱来的痴迷,只要进入工作状态,他就能进入忘我的世界,生命中的种种不痛快得到了暂时的消解。
 
  吴以徐象隐者一样在一家制版公司里做着设计工作,有一次去朋友家做客,见桌上有毛笔和宣纸,一时兴起画了一張画,使另一位朋友大感意外:你画还不错嘛?一瞬间,那种种不痛快又回到了吴以徐的生命里。他开始和朋友在一起喝,经常通宵达旦。有时喝醉了独自行走街头,有时喝醉了找人打架,大把的时间和金钱全部消耗在了酒上。画画成了一个有心无力的想象,但因酒而迸发的电光火石般的灵感,则适时的留在了他记忆的芯片上。他之后的作品《落花开花》系列,或许正是这些记忆的重新绽放。
 
  吴以徐这样的生活状态越来越让人担忧,他的一位好朋友阿年,主办着《美术界》画刊,便力邀他去成都生活一段时间。
 
  虽然成都对于吴以徐而言是个完全陌生的城市,在那里他终于回到了正常的生活状态,在这近似于闲散的两年来,他迎来创作的又一巅峰时期。艳丽的花,怪状的鸟,暧昧的情色,经典的唐诗,构成了《落花开花》系列作品的主体画面,缠绵,优雅,梦幻,有评论称:这是他的“唐诗新解”,是对唐诗的”消解和调侃。作为一种艺术文本,是具有吴以徐个人印记的独特艺术符号。
 
  吴以徐似乎是一个适合生活在古代的人,从《金瓶梅》到唐诗,在营造这些画面之前,他一定无数次梦回宋朝和唐朝,中国文化的两个历史高地。
 
 
 
  在成都的两年多期间,他只出过一次川,在苏州举办了一个小型的个人画展,虽然没有预想中的热烈,但评论界对他的探索还是给予了很多赞美之词。这似乎是一个悖沦,市场的反应只在一个很小众的圈子里,离大雅之堂似乎永远有着一段距离。在成都,吴以徐过着清教徒式的生活,不分昼夜全身心创作,这一时期完成的作品达300幅之多。
 
  对于一个专事情色题材的画家来说,他需要更真切的生命体验。为此他又来到了重庆,独自住在一个安静的居民小区里面,早晨出去吃碗小面,晚上涮正宗的麻辣烫,一个人画画自得其乐,让自己的创作全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状态。除了偶尔和朋友们小酌,很少有不醉不归的场合。
 
 
 
 
  在四川生活期间,他随朋友去印度有过一次短暂的游历。这个神秘的国度让他感受到了宗教的力量。吴以徐开始变得随遇而安,开始在乎自己内心的感受。他想起了1998年陪友人去景徳镇画瓷带给他的震撼。他需要做一次新的改变和选择。
 

《金瓶梅》李瓶儿隔墙密约2_mh1457286944116
 
天空
之城
 
 
  景德镇是瓷器的故乡,是宋代皇帝年号命名的城市,这似乎与吴以徐热爱古代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而对于吴以徐最具吸引力的地方在于,他在成都、重庆的艺术创作活动是个独立的个体,而在景德镇你必须得融入这个城市,和拉坯工,烧窑的师傅交朋友套近乎,这对于一个几十年都生活在异乡的人来说有着天然的亲近感。
  
  2012年6月,吴以徐来了。但与他一样不约而至的还有数千个外来的画家,甚至出现了“景漂”这样的词汇.
 
  初来景德镇,或许是出于谋生的需要,吴以徐喜欢画小的器物,小壶小杯,《落花开花》的主题也开始有了变化,一句偈语,一段流行歌曲的歌词,甚至张爱玲小说中的一段话,这其中也折射出了他活在当下的生活态度。
 
  要不庸俗,要不孤独。吴以徐似乎有了顿悟,三十几年沿长江飘泊,似乎都在为寻找此生的归宿。景德镇似乎是一座天空之城,只有在这里,他才能感受到身体和灵魂的自由。
 
  吴以徐对成功己不再着急和渴望,他当下需要解决的只有两个问题,一个是工艺问题,如何在瓷器这个新的载体上表达他的绘画,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需要感悟,需要累积。最终他选择了青花。青花是一种世界性的艺术语言,也是最接近中国水墨画墨分五色的纯粹东方语言。吴以徐摒弃了他惯用的大红大绿的色彩,白的瓷,蓝的线条,诗意而雅致。
 
  第二个问题是如何凭一己之力把《金瓶梅百图》搬上陶瓷,这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复制过程,他自已也无法预知,陶瓷和名著的碰撞会产生什么样的经典。陶瓷的魅力在于它的不确定性和无限可能。
 
  “乐难顿段,得乐时零碎乐些,苦无尽头,到苦处休言苦极”,吴以徐极喜欢徐渭的这个对联,人生苦乐是一种无常,某种意义上吴以徐是个悲观主义者,花开很美好但只是瞬间,性爱很美好但也只是瞬间,无论画瓷,画纸,吴以徐渐渐不再去刻意“载道”而是更多的融入了自己的生命体验。

《金瓶梅》春梅寄柬谐佳会3_mh1457286978594
 
 
(文/小编)
打赏
免责声明
• 
本文为小编或网友投稿原创作品,作者: 小编。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:http://www.cnwenlian.com/zixun/show-388.html 。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,请读者仅做参考,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、触犯法律的内容,一经发现,立即删除,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。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
0相关评论
 

(c)2008-2018 CNWENLIAN.COM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
圆梦缘文联网——纯文化艺术交流网站,打造绿色生态文化交流平台。欢迎文学艺术爱好者参与交流!
本站信息内容均来自网络和会员发布,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微信:cnwenlian521删除!
声明:文联网仅提供艺术作品展示!一切商业相关本站概不负责!

鲁ICP备20007767号-2